当前位置:河内分分 > 新闻资讯 > 正文

1946年杜聿明10万大军逼近南满, 林彪脸色阴沉: 让陈云自己看着办


admin| 更新时间:2022-08-08 13:50|点击数:未知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之后,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在美帝国主义的帮助之下,对东北地区输送了大量兵力,一时之间东北黑土地上空阴云密布,东北民主联军(东北人民解放军的前身)同国民党军队爆发战争只是时间问题。此时,担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政委的罗荣桓因为肾病正在大连养病,他打算为东北民主联军的30万精兵强将物色一位出色的参谋长。

刘亚楼临危受命,重整东北民主联军

图:1946年3月,刘亚楼(右一)邂逅在大连养病的罗荣桓

1946年初春时节,正在罗荣桓为物色参谋长而发愁的时候,一位穿着苏联军装、英气勃发的少校军官走入了罗荣桓的病房之中。当时,罗荣桓正躺在病床上看书,看到有人走进了,他就眯起自己的近视眼仔细打量着来着,不禁有些惊讶,因为他似乎不认识这个人。

“哎?多年不见,老首长不认识我了吗?”只见来人一把将自己的鸭舌帽取了下来,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罗荣桓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正是刚刚从苏联回来的刘亚楼。“好你个刘亚楼,短短几年不见,吃了几天洋面包,就变得这么精神了!我刚刚还以为来了位苏联同志呢!”罗荣桓急忙下床,热情地握住了刘亚楼宽厚的手掌。

图:伏龙芝军事学院

刘亚楼之所以叫罗荣桓“老首长”,是因为在红军时期他一直都是罗荣桓的老部下。到了延安之后,刘亚楼就被党中央派到苏联,在著名的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军事理论,后来还参加了苏联卫国战争,在去年秋天跟随苏联来到大连。

“跟随苏军踏上黑土地之后,我们一路上接受了很多日本人的军火物资,别提有多神气了!唉,可是折腾了几个月之后却还是给国民党做了嫁衣,我这个所谓的‘苏军联络官’也当得十分窝火。”想到这里,刘亚楼握紧拳头砸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然后盯着自己的老首长,似乎要说什么请求。

图:刘亚楼年轻时旧照

“老首长啊,我的脾气你是明白的,还是让我上战场吧,真刀真枪的干仗,老首长你千万要帮我这个忙……”刘亚楼的请求让罗荣桓有些意外,不过略为思考之后,他还是宽厚的点了点头。事实上,罗荣桓非常了解刘亚楼的才干,因此他随即便向东北局和中共中央发去了电报,提议让刘亚楼担任东北民主联军总参谋长。

1946年2月,年仅36岁的刘亚楼正式得到了任命,跻身于东北民主联军的最高决策机构,不过,此时出现在刘亚楼面前的东北民主联军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烂摊子”。所谓“东北民主联军”,事实上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地抗日武装的“大联合”,来自各地的司令、师长、团长们都是游击战专家,打起仗来那是各有各的办法,因此他们依然习惯于独立行动。此外,当时的各级部队还没有完全建立起规范的参谋制度,一些参谋长的水平依然停留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土八路”水平,甚至有的地方部队连一张完整的作战地图都拿不出来。

图:林彪司令员、罗荣桓政委、刘亚楼参谋长

此时的罗荣桓病情依然还没有痊愈,而时任总司令的林彪虽然号称“常胜将军”,可面对这么多番号林立、不听自己指挥的队伍也是非常难受。

因此刘亚楼临危受命上任之后,自然当仁不让,刚刚上任他就给部队烧了“三把火”:

其一,在总司令部组建地图科和印刷厂,将东北地区所使用的军事地图迅速下发到各部队;除此之外,刘亚楼还成立了测绘学院,专门培养地图测绘人才,训练专业的绘图员;

其二,着手培养高水平的参谋队伍。刘亚楼下令从各部队之中抽调数百名文化水平在高小以上的学员,连续开办了3期参谋培训班,每期半年,刘亚楼亲自负责培训。在学习之中,刘亚楼主讲《苏军司令部工作条例》和《苏联红军参谋业务条令》,将这两本书印发给各部队司令部和参谋人员。随着一批又一批的参谋人员的毕业,他们逐渐成为了各部队司令的得力助手。

图:刘亚楼正在负责总参谋部的工作

其三,召开东北民主联军全军参谋工作会议,明确参谋在各部队的地位问题。在会议之上,刘亚楼神情肃穆的对各部队代表说道:“我提醒在座的各位军事主官,你们必须正确的意识到今天的形式和以往是完全不一样的,那种‘驳壳枪一举跟我来’的战斗方法已经不行了。在今天的作战形式下,各级首长必须很好地使用参谋机关,这将直接影响到战役的成败。”随后刘亚楼公布了两项重大措施:一是改善参谋人员的地位待遇问题,二是以后会定期将参谋和各部队主官交流使用。

等到各部队作战参谋将一份份关于敌我部队人员素质分析、主管姓名统计、内部关系分析、武器装备数据等方方面面的资料放在总司令林彪的面前时,平时从来不轻易夸奖人的林彪也难得开口夸奖刘亚楼说:“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得力的司令部!”后来,长期在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部工作的老人们都评价称:“在担任过‘东总’的总参谋长之中,没有一个能够超越刘亚楼,即使在全军的参谋长之中,他也是出类拔萃的。”

中央军委指示坚守南满,陈云力排众议

1946年冬季,东北的黑土地上寒风萧瑟,冰封万里,此时时任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的杜聿明却认为,这是进攻东北民主联军的最佳时机。从10月开始,杜聿明就开始集结10万国民党部队,重点进攻留在南满地区的东北民主联军第三、四纵队,企图将他们逼上长白山“啃树皮”,撵到鸭绿江里“喝冰水”。

图:蒋介石与杜聿明合影

此时在位于哈尔滨城南30公里处的双城堡县之中,有着一座历史悠久、古色古香的建筑,这里雕龙刻凤,中间有着一道月亮门,连接着两处的四合院,西院便是东北民主联军总参谋部,而林彪则住在较为清净的东院。

此时,刘亚楼正在和罗荣桓、林彪商议对策。刘亚楼首先发表看法:“现在的南满解放区只剩下靠近朝鲜的临江、蒙江、长白、抚松四地的解放区尚完整。现在位于南满地区的三、四纵队剩余不足3万人,并且没有粮食弹药补给,还没有过冬的军装,冻伤比战斗负伤减员还要严重。此时敌军的4个师正在逼近根据地,辽东军区请求将三、四纵队撤回北满地区。”

图:东北民主联军部队在雪地行军

刚刚接到中央军委命令的林彪脸色阴沉,将铅笔往地图上一丢,一字一顿地对刘亚楼说:“把中央军委的电报发给他们,陈云和萧劲光在那里,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吧!”原来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指示是:南满方面应集中主力准备歼灭敌人,收复失地,于拖延敌对北满进攻必定有所帮助。

接到中央军委的电报之后,陈云立刻前往七道江,当时这里正在召开南满军区纵队以上领导干部会议,大家激烈地讨论了三天三夜,对于“去”和“留”的争论陷入了僵局。陈云赶到之后,拍桌决定:“我们不走了,都留在南满,在长白山上摇旗呐喊。”

图:东北民主联军袖章

最终,东北民主联军司令部决定:坚持南满,巩固北满,南拉北打,让杜聿明这头“斗牛”首尾不能相顾。

杜聿明大举进攻,刘亚楼初露锋芒

1946年12月17日,杜聿明命令郑洞国率领6个师对南满发动了猛烈进攻,“一保临江”正式拉开了帷幕。面对声势浩大的敌军,四纵率领部队悄悄越过敌人严密的封锁线,跑到敌军后方发动猛烈进攻,在短短10天之中,四纵攻克敌军据点20多个,消灭国民党部队3000多人;听闻这一变故之后,杜聿明急忙将郑洞国的2个师抽调回援,而被困在内线的三纵趁敌军兵力空虚,趁机发动全面反击,歼灭敌52军一部。

图:三下临江四保临江战役示意图

此时,天气也来帮忙,零下40度的天气顿时将松花江冻结,将原来的绝路变为坦途。1947年1月2日,林彪亲自率领12个主力师从北满出发,渡过松花江“一下江南”。松花江的北风凛冽,地面卷起的雪粒如同刀锋一样打在脸上,各师师长们不能骑马,只能下马步行。他们的脑海之中正在开始琢磨刘亚楼交给他们的任务:渡过松花江之后,每到一个地方,20分钟之内必须报告敌情;每打一仗,6小时之内必须向总部报告战斗简报。

图:我军在松花江进行渡江训练

过江之后,各个纵队纷纷传来捷报:一纵一师师长梁兴初,在张麻子沟雪地埋伏7小时,将国民党新一军1团尽数歼灭;随后六纵又在焦家岭奋战两天两夜,消灭了国民党新一军的另一个团。

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新一军军长孙林人大骂杜聿明是笨蛋,把他的部队拉得到处分散,从而让共军得以各个击破。无奈之下,杜聿明只能从南满调遣两个师向北增援,完全被人牵着“牛”鼻子走。至此,“一下临江”、“一保临江”获得圆满胜利,得知杜聿明的部队到来之后,北满部队奉命撤到江北进行休整,静待良机。

图:东北民主联军部队正在雪地之中进行长途奔袭作战

过了10天之后,杜聿明仍然不死心,派遣4个师进攻南满地区,这次的战斗行动仅持续9天就宣告彻底失败,杜聿明不仅未能达成目的,还白白损失了100多辆满载弹药的汽车和4000余人兵力,损兵折将的杜聿明只能再次从北满抽调一个师过来;2月16日,杜聿明决定亲自指挥5个师亲自进犯临江,结果不到5天,又被南满东北民众联军吃掉3个团,处境异常窘迫。

就在杜聿明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北满民主联军开始了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2月20日,刘亚楼秘密命令一纵、二纵、六纵、独立一师、独立二师迅速抵达松花江,准备围歼固守在城子街的敌人,并且准备围点打援,阻击九台、德惠的敌军增兵。

图:东北民主联军第3纵队正在急行军

不过这次国民党方面的情报消息也很灵通,2月21日夜晚,孙立人急电位于城子街的89团团长曾琪称:“15万共军正在渡江南下,命令你部火速撤往长春。”得知消息的曾琪彻夜难眠,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22日一早就舍弃城子街返回长春。

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林彪刘亚楼在21日上午9时发出急电:“敌军已经得知我大部队动向,城子街敌军有逃跑之可能。为此,二师应不惜疲劳,立刻轻装简行,务必于本日夜晚到达城子街之五房沟、西长春岭处堵截敌军;16师也立刻轻装出发,前进至后秀水沟、双阳堡、南泉子一线,必须在今夜内抵达。”

图:东北民主联军第3纵队7师攻占国民党军阵地

等到22日拂晓曾琪的部队刚刚出城,就遭到了北满部队的迎头痛击,顿时败退回城,林彪随即命令对城子街发起攻击,期间刘亚楼曾经口述8封电报,指挥具体的攻城和打援任务。战至下午4点,曾琪弹尽粮绝,只能开城投降。

德惠城出现转机,杜聿明得意忘形终致惨败

2月28日,松花江南岸的德惠城被东北民主联军12个师团团包围,其中4个师负责攻城,8个师负责打援。这次,刘亚楼集中了4个炮兵团的火力调给负责攻城的六纵,这也是解放军的炮兵部队第一次成建制的在解放战争之中亮相。尽管如此,六纵还是没有学会步炮协同作战,将有限的炮兵分配到各个地区,结果90门大炮刚开始打得热热闹闹,结果到了要对德惠城实施重点突破的时候,各师师长都傻眼了:炮弹已经被挥霍完了!

得知这一情况之后,刘亚楼生气地批评前方部队:“你们当发炮是发衣服呀,一人一套?就算是发衣服也不能这样乱来啊!”

图:东北民主联军部队二下松花江南

德惠城告急,此时正在南满的杜聿明只能拆东墙补西墙,调遣四平守将陈明仁亲自率领七十一军主力,配合从南满调出的二十二师挥师北上,准备解德惠城的燃眉之急,杜聿明还对外面声称:“10万国军已经挥师北上。”如此一来,林彪的部队在数量上就不占优势了;此外,杜聿明还采用了更为毒辣的一招——打开小丰满水库,准备“水淹七军”。

由于德惠城久攻不下,刘亚楼陪同林彪骑马绕着德惠城转了一圈,此时两人心中都很清楚,这次差一点就能吃掉一个师,可如果此时撤退的话,那么一旦北满的十几万部队被涛涛江水阻隔在松花江南岸,那么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思考良久之后,林彪心有不甘地垂下马鞭:“撤吧!”

林彪撤退之后,杜聿明就沾沾自喜,给蒋介石发了一封电报,声称取得了所谓的“德惠大捷”。歼灭共军10万。蒋介石得知之后兴奋异常,竟然直接跳过杜聿明,给孙立人和陈明仁发报:乘胜歼灭江北共军。

图:四保临江战役之中,正在前线观察瞭望的我军部队

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杜聿明急忙打电话劝说两人回到自己的房区,可两人仗着有蒋介石的“尚方宝剑”,愣是不听话。无奈之下,杜聿明只好亲自前往德惠城拦住这两个“初生牛犊”,但就在杜聿明准备连夜赶回长春的时候,他的部队却和三下江南的东北民主联军正面遭遇。在林彪猛烈地火力打击下,杜聿明只能独自脱身,而随行的数百大卡车就成了他送给林彪的“见面礼”。

杜聿明狼狈逃回长春之后,急忙电令手下的新六军、十三军立刻北上,应对北部的麻烦,杜聿明心中很清楚,林彪率领的40万人远比南满的4万人威胁更大。不久之后,国民党大军云集松花江旁边,刘亚楼“诱敌北进”的目的终于达成了。不久之后,在位于松花江南岸的农家村落之中,刘亚楼高兴地松了一口气:“我们终于牵住了牛鼻子,这下南满的三纵、四纵终于可以好好松口气了!”

图:东北民主联军领导正在研究作战计划,左起:罗荣桓、林彪、刘亚楼

在刘亚楼“北打南拉”的政策之下,萧劲光立刻指挥南满联军发动反攻,连续占领了5座县城,并且还包围了留在通化固守的国民党195师。杜聿明得知之后,立刻命令郑洞国率领7个国民党师挥师东进,四下临江,企图一举荡平南满共军。对此,萧劲光采取了“伤敌食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战法,集中了4个师的兵力,将孤军深入的敌89师和54师一个团全部歼灭,各路国民党军队皆望风披靡,纷纷撤退,“四保临江”取得了圆满成功。

图:东北民主联军司令员林彪(右三)与大家正在研究四保临江的作战方案

对于东北民主联军“三下江南四保临江”的精彩战役,有人编了一个山东快板进行总结:“国民党,兵力少。南北满,来回跑。南满吹破他的头,北满斩断他的腰。让他来回跑几趟,一筐豆子筛完了。”听到这个笑话之后,刘亚楼笑得直揉肚子。

三下临江四保战役是刘亚楼初露锋芒的重要战役,这次战役历时3个半月,东北民主联军以战役进攻的目的达到了战略上的防御成功,并且总计歼灭国民党军队4万余人,收复了11座县城,为接下来东北民主联军从战略防御转变为战略进攻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友情链接

河内分分平台,河内分分官网,河内分分网址,河内分分下载,河内分分app,河内分分开户,河内分分投注,河内分分购彩,河内分分注册,河内分分登录,河内分分邀请码,河内分分技巧,河内分分手机版,河内分分靠谱吗,河内分分走势图,河内分分开奖结果

Powered by 河内分分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